站點導航 | 千客雜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政府 > 政策解讀 > 各地計生政策盤點:9類人有條件生二胎

各地計生政策盤點:9類人有條件生二胎

2013-08-13 10:50:04 人點擊
導讀:各地計生政策盤點:9類人有條件生二胎11日有媒體報道,廣州將有可能再次申請“單獨二胎”(夫妻雙方一方為獨生子女的可生育第二個孩子)試點。廣東省計生委、廣州計生局

201111260829331.jpg

各地計生政策盤點:9類人有條件生二胎

11日有媒體報道,廣州將有可能再次申請“單獨二胎”(夫妻雙方一方為獨生子女的可生育第二個孩子)試點。廣東省計生委、廣州計生局隨后分別澄清,稱目前不存在申請“單獨二胎”試點的問題。

而此前一周,國家衛計委3次回應“放開單獨二胎”說法。衛計委表示,生育政策包括非常龐雜的內容,“如果把調整‘生育政策’簡單地理解為二胎又有放開的跡象這明顯是不正確的,這和是否放開單獨二胎或者二胎政策不是一回事。”同時衛計委仍表示,正組織調查研究“完善生育政策”的思路和方案。

而記者盤點31省份計生政策,發現各地都有各不相同的生二胎規定。原國家人口計生委數據顯示,2011年之前,真正限定一對夫婦只生一個孩子的獨生子女政策覆蓋率僅占總人口35.4%,其他人口都實行有條件的生二胎政策。

盤點之身份

農村普遍“一孩半”

當前各地農村普遍實行“農村一孩半”:夫妻雙方或一方是農村居民,其夫妻僅生育過一個女孩,可以生二胎。

官方數據顯示,“一孩半”政策覆蓋了我國53.6%的人口。

“養兒防老”是在農村仍普遍存在的傳統觀念。因此,各省份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制定人口與計劃生育的地方法規時,都或多或少地對農民放開了“二孩生育”的口子。

比如,人口大省廣東省規定,“夫妻雙方為農村居民(農業人口),只生育有一個子女且是女孩的,可以再生育一個子女”。在人口基數較小的寧夏回族自治區,則直接規定,“提倡農村居民一對夫妻生育一個子女,最多生育兩個”;海南省也有類似的規定。

在人口增長形勢嚴峻的直轄市,對“農村一孩半”政策也相應收緊。比如,現行《北京市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規定,只有“在深山區長期居住并以農業生產為主要生活來源的農村居民,只有一個女孩,生活有實際困難”,才能生育第二個孩子。

全國人大代表、原國家人口計生委科學技術研究所所長馬旭在今年兩會上表示,東北的吉林、遼寧,江蘇和安徽、福建、天津、上海等地開始針對農村家庭試點“單獨家庭”放開二胎。

歸國華僑可生二胎

這一條里列舉的情況,國家均有一些單獨規定,總的來說,這些規定是允許“再生育一個子女”。

部分省份的計生條例,列舉了上述條件,但稱應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執行。也有不少省份在國家政策基礎上,明確了地方規定。

現行《河南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第十七條第三款規定:夫妻雙方系歸國華僑或回本省定居的港、澳、臺同胞,身邊只有一個子女的,可以申請生育第二個子女。河北的規定類似,但將“身邊只有一個子女”,收緊為“只有一個子女”。

江西、江蘇兩省的規定更為細致。比如,《江蘇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第二十五條規定:夫妻雙方均為歸僑或者香港、澳門、臺灣地區居民,回內地定居不滿六年且只有一個孩子,或者夫妻雙方所生育的孩子均不在內地定居的,可以申請再生育一個孩子。夫妻一方為本省居民,一方為香港、澳門、臺灣地區居民或者外國人,本省居民的配偶一方婚前已有的孩子以及雙方婚后生育的孩子均不在內地定居的,執行本條例規定時,不計入生育的孩子數。

盤點之婚姻情況

農村男子入贅可生二胎

男方入贅可生二胎普遍適用于農村夫妻,可以說是“農村一孩半”的延伸,但各地政策在細節上有不同。

現行《天津市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就明確規定,“夫妻雙方或女方為農村居民,男方到有女無兒家結婚落戶,并負責贍養女方父母的”,可以要求安排生育第二個子女。貴州省的規定很簡潔,“夫妻雙方是農民,男到獨生女無兒戶家結婚落戶的”,可申請生育第二個子女。

北京《條例》的規定更看重贍養老人的承諾,“男性農村居民到有女無兒家結婚落戶并書面表示自愿贍養老人的(女方家姐妹數人只照顧一人),可以生育第二個子女”。

兩個月前,最新修訂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的山東省,在“二胎”政策中,則對“入贅”條件中,附加了到“有女無兒家結婚落戶”的男方,“要與女方父母共同生活并履行贍養義務”的現實要求。

盤點之職業

礦工漁民可申請再生育

在我國西北、東北地區和沿海省份,礦工、林場工人、漁民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群眾。他們的工作充滿艱辛,甚至有生命危險。而“有一個兒子,或者多一個孩子,延續家族血脈”,也是這群人很質樸的心愿。多個省份的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尊重了這些特殊職業(工種)人群的生育意愿。

現行《寧夏回族自治區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規定,“男方連續從事井下采掘作業五年以上,并繼續從事井下采掘作業的”,夫妻雙方已生育一個子女的,可申請再生育一個子女。

有的地方則附加了一定條件,比如說廣東規定,“夫妻一方在礦山井下、海洋深水下的工作崗位作業滿5年以上,現仍從事該工作且只有一個子女的”,可再生育一胎子女。

在人口同樣密集的上海規定,“一方為從事出海捕撈連續五年以上的漁民,現仍從事出海捕撈的”夫妻,生育第一個子女后,可以要求安排再生育一個子女。

浙江、江蘇、河南等人口大省的現行《條例》中,對一方是特殊職業(工種)的夫妻生育“二胎”,前提條件是第一胎為女孩。

盤點之少數民族

少數民族政策相對寬松

2002年9月1日,《中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實施,其中規定,現行少數民族也要實行計劃生育,具體辦法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代表大會或者其常務委員會規定。

實際上,在此之前,絕大多數省份都已制定了地方計生條例,均對少數民族夫妻制定了相對寬松的計劃生育“要求”。比如,內蒙古、海南等省份規定,少數民族(全國總人口在一千萬以下的)公民,一對夫妻可以生育兩個子女。

在少數民族聚居的省份,都依據少數民族分布的特征,制定了特色的,具體的生育調節規定。

現行《黑龍江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規定,夫妻雙方均為全國一千萬以下人口的少數民族,以及夫妻一方為鄂倫春、鄂溫克、赫哲、達斡爾、柯爾克孜族的,依法生育一個子女后,可以再生育一胎子女,但生育間隔不得少于四年。

在部分少數民族聚居地區,還實行允許夫妻生兩個以上孩子的生育政策。比如,黑龍江規定:夫妻雙方均為鄂倫春、鄂溫克、赫哲、達斡爾、柯爾克孜族的,依法生育兩個子女后,可以再生育一胎子女。

內蒙古自治區也有類似政策,達斡爾族、鄂溫克族、鄂倫春族公民,提倡優生優育,適當少生。

九類人有條件生二胎

1984年4月13日,中央提出“在提倡一對夫妻只生一個孩子的前提下,可以有控制地對二孩生育口子開大一點。

隨后,各省份、一些地市都相繼出臺適合各自地區人口狀況的計劃生育政策,并通過地方立法,以《條例》、《辦法》等形式發布并執行。

2002年實施的《中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也明確規定,“國家穩定現行生育政策,鼓勵公民晚婚晚育,提倡一對夫妻生育一個子女;符合法律、法規規定條件的,可以要求安排生育第二個子女”。具體辦法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代表大會或者其常務委員會規定。

梳理各地法規顯示,九類人有條件生二胎:

1.夫妻雙方都是獨生子女

2.農民

3.男方入贅并贍養老人家庭

4.礦工漁民等特殊職業

5.少數民族

6.歸國華僑、港澳臺同胞,夫妻一方是外國公民

7.夫妻一方是傷殘軍人(或是基本喪失勞動能力的殘疾人)

8.第一個子女身體有殘疾

9.再婚夫妻

計劃生育國家法規

1980年9月

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了新的《婚姻法》規定:

夫妻雙方都有實行計劃生育的義務。

1982年

五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規定:

國家推行計劃生育,使人口的增長同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相適應。

2002年

《中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規定:

符合法律、法規規定條件的,可以要求安排生育第二個子女。具體辦法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代表大會或者其常務委員會規定。

探訪之北京東城

生二胎意愿并不高

昨日,東城區人口計生委相關負責人介紹,現行《北京市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中,規定了九種情況可以生育二胎,但對于城區來說,僅有再婚、雙獨等五種情況。從多年來的“二胎”審批實踐看,要求生育“二胎”的政策內申請者,以再婚夫妻為主;其次是雙獨夫妻,還有少量一胎病殘兒的個案。

“對于‘二胎’審批工作,區縣人口計生部門談不上松還是緊,完全按照政策規定,符合政策就批,沒有指標限制”,上述人士介紹,審批工作的主要內容,是看申請人是否符合政策規定的條件,比如再婚夫妻,需要申請者提交結婚證,各自的離婚證,以及當初離婚時的法院判決,作為申請人前段婚姻中孩子歸屬狀況的法律評判依據。

“這么多年,幾乎沒有發現過為生二胎而提交虛假材料的夫妻”,這位人士認為,在城市,即使是符合“二胎”生育政策的人群,生育“二胎”的意愿并不高,還有下滑趨勢。

探訪之大興安嶺

每年申請不超10個

松嶺區是大興安嶺地區人口最少的區縣之一。昨天,據松嶺區人口計生局工作人員介紹,松嶺區現有人口約4萬,絕大多數是國企林場林業職工,其中,育齡婦女有6000多人。計生局每年受理的二胎審批申請,僅有個位數,“有些年就兩三個,多的,也不超過10個”。

從職業和民族來看,現行《黑龍江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中,只對邊境農村居民和少數民族有允許生育第二個子女的政策,林場職工、礦工,并不享受特殊的生育照顧。

上述工作人員介紹,松嶺區的少數民族人口不多,育齡夫婦基本都是國企職工,因此,也沒有太多政策內可以生育二胎的人群。每年來申請生育“二胎”的,絕大多數是再婚夫妻,雙獨夫妻很少。

這些年,不僅生育觀念轉變,撫養孩子的成本增長更快,林場職工雖然地處偏僻的邊境,但在生孩子的問題上和城市人想得差不多,“不愿多生,生一個就夠了”,工作人員如是分析。

案例1

礦工

“多生個孩子是家庭財富”

莫一博在第一個孩子出生7年后,生了二胎。

他和妻子都是山東省一個煤礦的正式礦工,兩人上完學被分配進煤礦時,國家有關特種行業從業人員可生二胎的規定已開始運行。

規定可稱嚴苛,莫一博稱,允許生二胎的第一個條件是要求第一胎必須是女孩才有可能讓生二胎,“這就將很多人拒之門外。”

其余的條件以戶籍為區別劃分得更細,如果礦工本人的家屬是農村戶口,則不管礦工本人是否從事井下工作,這個家庭都能生第二個孩子。

對于城鎮戶口礦工的規定顯得更硬性,如果礦工本人的家屬是城鎮戶口,則礦工需在井下“入坑”滿五年,“這個規定其實包含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入坑時間需滿5年,第二部分是5年內你的入坑數需達到900個,兩者缺一不可。”

“如果沒滿足這些條件,生了二胎,那礦工面臨的是繳納數目不菲的社會撫養費或被礦上除名。”莫一博說,家鄉對計劃生育控制嚴格,在他的身邊,有未滿足條件超生的例子,后來都被處罰或處理。

3年前,莫一博和妻子商量再生個孩子。

決心下了之后,他查看了政策的具體規定,去礦上開證明,證實他本人已入坑5年且達到900次的入坑數,之后拿著一紙證明去找計生部門,一級一級審批,最終他獲得了生二胎的指標。

對于生二胎的“考慮”,莫一博稱,他不是考慮職業的危險性,“多生個孩子是家庭的財富,養孩子需要錢我可以再掙。”

這個想法在他的第二工作地云南也被那里的礦工們認同。幾年前,莫一博被調到云南一個煤礦擔任管理工作,在云南,正式礦工也遵行著與莫一博的家鄉相似的生二胎規定,但礦上的規定管不住很多在礦上上班的臨時工,“大家同樣有多子多福的觀念。”

案例2

漁民

“也有人并不想生二胎”

程磊從山東來大連打工,大概從10年前起他就跟大連當地的漁業公司簽合同出海捕魚作業,按從業來說,這行他干了10年,是徹頭徹尾的漁業從業者。按規定,我的戶口不在大連,沒有聽說過有政策允許他這樣的“漁民”生二胎的規定。

程磊認為,干他們這行危險性很大,“出去一趟得兩年,不知道哪天就回不來了。政策更應該讓我們干一線的生二胎,萬一出了事對家也是個安慰。”

生活在江西省鄱陽湖沿岸港口的涂新力享受到了生二胎的政策,他是個徹頭徹尾的漁民,一家人住在一艘10多米長的漁船上,跟其他二三十家漁民共用一個港口,這里的漁民,有的要了二胎。

“現在當地規定,只要頭胎是女孩,漁民都可以生二胎。當然不是所有人都想生。”涂新力說起跟他一起生活的漁民們的心態,10多年前大家是想方設法也要多個孩子,因為條件相對惡劣,與水為伴常有不測,但現在很多漁民可以去岸上打工賺錢,相對而言安全了許多,很多漁民認為只要一個孩子也夠了。

新京報記者 張永生

專家說法

“放開二胎人口不會過快增長”

中國人民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教授顧寶昌說,現行的生育政策實踐顯示,很多符合生育二胎的育齡夫婦,并不會選擇“生第二個孩子”。

顧寶昌舉例說,江蘇省從上世紀末,就開始實行城鄉一體的生育政策,部分單獨夫妻也可以生育第二個子女。但是,近年來,當年的獨生子女陸續都進入育齡了,卻并沒有多少符合政策的人去申請生育“二胎”,江蘇省的生育率在降低。

很多測算都表明,實行“單獨二胎”政策后,不會帶來我國人口的過快增長,新增人口“可以預見,也能承受”。

“生育政策應趨于城鄉一致”

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陸杰華認為,長期以來,我國的生育政策地區差異、城鄉差別較大,即使在同一個省,各省份針對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同戶籍的育齡夫婦,生育政策的多樣性也很強。

但是,隨著城鎮化的腳步,流動人口越來越多,大量群眾非戶籍地的其他城市工作、生活、生育,如果生育政策太過多樣,將增大無謂的行政成本,同時對流動育齡人群的生育造成困擾。

因此,今后,我國生育政策的完善,不僅包括“二胎”政策是否放開本身,也包括城鄉、各地區的生育政策也逐步一致。

文章來源:南方都市報 編輯:
Tags:

相關資訊

最新版双面盘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