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點導航 | 千客雜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小說 > 熱讀排行 > 天上人間vs紅樓 > 第108章 筆者的觀點,性賄賂入罪

第108章 筆者的觀點,性賄賂入罪

2015-03-17 14:03:46 人點擊
導讀: 一些人反對性賄賂入罪,主要擔心;侵犯領導的隱私權;難以舉證、量刑。的確。隱私權是私權最神圣、最重要的部分。隱私權應當受到保護。但是,

一些人反對性賄賂入罪,主要擔心“侵犯領導的隱私權”、“難以舉證、量刑”。的確。隱私權是私權最神圣、最重要的部分。隱私權應當受到保護。

但是,領導干部的隱私權與老百姓的隱私權有著本質的區別。打個比喻。領導干部的隱私權就好比是霧,“能見度”越高越好。這是由于他們的公務活動所決定的。與之相反,老百姓的隱私權同樣是霧,“能見度”越低越好。領導干部的活動越公開,對領導干部的監督、保護越有益;老百姓隱私越隱蔽,對他們的權益就越能得到保護。

有觀點說,難以取證、量刑。其實,參照國外的立法經驗,這個法律技術問題是不難解決的。有的地方搞“暴力取證”、“刑訊逼供”,明明無罪,都給“審”出有罪。如果將性賄賂入罪。只要構成犯罪,是能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的。我國的現行法律采用的大陸法系模式,但有些不也從英法美系那里“拿來”許多,甚至全盤照搬,不也運用的很好嗎?反對性賄賂立法還有一種聲音,即“刑法不是萬能的,不要寄希望于法律。”筆者部分反對這種觀點。的確,“刑法是不得已的惡”。不逼到一定程度不要使用。筆者認為,性賄賂問題已逼到立法界非立法不可了。

我國 “79”(即1979年)刑法的死刑罪名是28個,但“97”(即1997年)刑法的死刑罪名是68個。為什么多出了這么多。立法界是為了“備用”。至今,有些罪名尚未用過。完全是為了震懾某種犯罪。那么,借鑒此立法經驗,能否將性賄賂罪也作為一項“備用”罪名而設立。如果設立,利大于弊之一是讓掌握公權力的人在接受性賄賂時就知道這是犯罪,就會敲響警鐘。否則,公務員把接受性賄賂與生活“作風問題”混為一談。近年來,人們不再是“談性色變”。這種觀念帶來的負面效應是部分人

過度追求“婚外戀”、“一夜情”,甚至“包二奶”、“養小三”。如果僅僅是這樣,被查的結果大都是給予行政、黨紀處分。最擔心的是公務員們在法律的灰色地帶接受性賄賂。自己沒有考慮其嚴重的后果,對未來可能發生的危害缺乏預見,稀里糊涂地越陷越深。就像紅樓小姐放倒的一個個高官。尤其是工商銀行南海分行的唐行長。一輩子清廉,結果,被以懷孕、性愛視頻、生物證據要挾,而犯了殺頭之罪。可悲的是,一些領導干部把性賄賂與“生活作風”混為一談。最好的社會政策才是最好的刑事政策。單純靠打擊性賄賂是解決不了腐敗問題。就像有的學者認為,不送女人,就送車、送房、送股票、送基金等等,難道還都要立法嗎?他說的有道理。但只說對了一半。當然不能把凡是行賄物都立法進行禁止。但人與物不同。上述之物,總是可以用貨幣量化。所以,接受者心理就有防范。如果“膽大妄收”,那也無奈。性賄賂是送女人(也有送男人,比如深圳羅湖區女公安局長就接受多名男警員性服務)。人的價值怎么量化?如果不立法。

接受者以為:“我又沒有收你的錢財,法律又沒規定這是犯罪。 ”但本書中的顧胖子就要挾接受性賄賂者犯了一件又一件重罪。

在近年查處的貪腐案件中,相當一部分有性賄賂問題。與日俱增,變本加厲。這就是反腐敗斗爭中嚴峻的問題。法律的職責就是規范、調整社會矛盾。筆者的意見是,既然性賄賂目前如此嚴重,何不借鑒我國古人的立法理

念、國外的立法宗旨、技術,對性賄賂入罪懲處。將來,這方面的問題少了,即可以將此罪名刪去嘛。總之,不要極端。極端,就會有偏頗,根據實際需要立法,才是最符合立法的科學精神的。當然,解決性賄賂的問題,也不能單純靠立法,還應打組合拳,多管齊下,加強監督機制等等。

但立法懲處仍是重中之重。立法本身就是教育、警示。

文章來源:千客小說 編輯:閻禮
Tags:

相關資訊

推薦資訊

最新版双面盘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