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點導航 | 千客雜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網絡 > 網事新聞 > 互聯網金融渠道戰打響 屌絲高富帥同步起跑

互聯網金融渠道戰打響 屌絲高富帥同步起跑

2013-08-01 11:19:54 人點擊
導讀:互聯網金融渠道戰打響 屌絲高富帥同步起跑[導讀]回歸互聯網叢林法則,要么快跑;要么適者生存,與巨頭在“開放生態平臺”共舞。編者按:阿里巴巴“余額寶”推

90008582.jpg

互聯網金融渠道戰打響 屌絲高富帥同步起跑

[導讀]回歸互聯網叢林法則,要么快跑;要么適者生存,與巨頭在“開放生態平臺”共舞。

編者按:阿里巴巴“余額寶”推出半個月內實現銷售額破百億的成績讓金融界、互聯網業界以及大眾開始真正注意到互聯網金融。在產業融合越發明顯的今天,互聯網企業如何撬動看似牢不可破的金融領地?老百姓如何利用互聯網享受更便捷的金融服務呢?騰訊科技推出系列策劃,力求描繪出國內互聯網金融的全景圖,為產業和用戶做一些參考。繼揭秘P2P網貸后,本期報道傳統金融和理財App在金融渠道的爭奪。

騰訊科技 劉姍云 8月1日報道

余額寶引爆的話題炸彈,在7月的金融圈、互聯網圈里蔓延、發酵。一場互聯網金融跑馬圈地的渠道戰已開始打響。

這股勢頭最新的話題是巨人網絡醞釀推“全額寶”理財產品,京東商場供應鏈金融放款數十億,并欲在年內線支付。而早在去年,這股暗流早已從銀行、基金公司最先開始,傳導到資本市場:一方面金融機構紛紛加快對渠道、產品的轉型,從對產品做互聯網概念包裝,刺激著資本市場的眼球;而另一方面記賬理財APP快速成為金融機構脫媒的標配渠道之一,為盈利找到了出口。

那些我們熟悉的面孔在近期密集性地揭開自己的“渡金”夢:新浪宣布開設“微銀行”;雪球財經則宣告要去“媒體化”變身為資產管理公司;更大的巨頭財付通也向外界暗示過要做“金融開放平臺”的構想。

傳統金融機構開吃“互聯網大餐”的速度因體制所致終究不會那么快,一方面他們要向產品、服務、運營、人才全面過渡還需要過程;另一方面,回歸互聯網叢林法則,要么快跑,不被巨頭追上;要么適者生存,與巨頭在“開放生態平臺”共舞。

在金融脫媒、互聯網金融化的趨勢上,傳統金融機構與記賬理財APP都看到了其中的機會,正在同步快跑。

高富帥“逆襲” 傳統產品亟待個性化

過去躺在大客戶身上“數錢”的銀行、基金公司,或因阿里小貸、余額寶的出現,感到了一股“緊迫感”:聚少成多、百川匯海的吸金景象在互聯網平臺上成為現實。

“你看看‘余額寶’,人均投入1900元,放在過去傳統金融機構是不在乎的(這類客戶)。”諾亞財富(中國)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諾亞”)劉宇感嘆道,互聯網逆襲金融行業最徹底的革命就是渠道變化。

那種靠結構簡單的理財產品、現在靠互聯網流量就能帶來巨大的增值效果——根據天弘基金官方數據,截至6月30日,天弘基金牽手支付寶在余額寶平臺上推出的天弘增利寶基金客戶數達251.56萬戶,累計申購金額達66.01億元,累計申購筆數286.91萬筆,累計消費金額(主要指用增利寶份額進行購物支付)12.04億元,累計消費筆數164.44萬筆,二次及二次以上重復購買的活躍客戶數為57.92萬戶,戶均持有金額為1912.67元。

“因為它是自下而上對傳統金融營銷渠道產生蝴蝶效應,最終互聯網金融會成為一個理財終端,并形成百家齊放的局面。”劉宇說道。

這種“屌絲的微利收益”被支付寶一放大,最該著急的就是那些第三方基金直銷渠道。銀率網分析師牛雯向騰訊科技談到,互聯網金融創新打破傳統的基金銷售格局,減少基金公司對銀行的依賴。

因為余額寶,很多基金公司都把心思放在了“酒瓶新裝”上——將已在近年來銷售乏力的貨幣基金包裝成“余額寶”,如東方財富近期順勢推出的“活期寶”、“現金寶”等來吸引用戶眼球。

“基金公司最需要做的是提升基金份額凈值,而不是花大力氣去雕琢小的設計技巧,沒有收益,任何創新都顯得蒼白無力。”牛雯指出,現在傳統金融機構應該思考的是,產品設計如何從投資者需求入手,銷售渠道如何減少手續流程和環節,從而降低手續費率,使投資者得到最大化的投資收益率。

有利網CEO劉雁南談到,互聯網金融產品必須符合三個緯度。“首先是安全,移動客戶端對安全性的要求比web端要更高;其次是簡單明了,方便用戶操作,利用用戶的碎片時間;第三是產品本身的設計應注重與用戶交流頻次,設計個性化的產品。”

劉宇所在的諾亞財富管理是這么做的:首先是認清服務人群。不同于屌絲理財去買“余額寶”那類結構簡單的貨幣市場基金產品。諾亞面對的都是對資產配置對資產配置、風險控制、收益性、流動性、安全性等有特定需求的高凈值客戶。

其次便是從由客戶需求推動產品轉型。高凈值客戶難伺候。就在兩年前,這些私人銀行的VIP客戶是不會僅憑APP或在線咨詢就能完成認購流程的。兩年變化太快,高凈值用戶也用微信了。微信很好地滿足了高凈值客戶對私密性移動社交的需求。

“原本我們曾經也做了一個APP,還沒上線就撤了。因為用戶體驗不夠理想,更缺乏互動。”劉宇向騰訊科技坦言,從去年和微信團隊接觸以來,他們迅速對APP思路做了調整:高凈值人群對APP的需求是什么。

“安全、私密的個性化功能性服務,特別是資產配置和運行情況要在APP上體現。”劉宇談到,APP環境較為封閉,對接諾亞整個運營系統的,是自定義菜單、數據庫的信息安全、技術災備、實時動態資訊與地理位置服務。

微信的產品特性更適合做輕量級的、及時的客戶在線服務和在線溝通功能。試想場景,客戶需要理財服務的時候可能是在會場、公眾場所,微信功能性菜單服務與線上互動就很好滿足了他們的及時需求。“我非常同意微信團隊的觀點,微信不是營銷工具,而是輕量級的核心服務。”

諾亞對移動端的戰略構想并不復雜:接入微信平臺后,充當其客服平臺,7*24小時為客戶服務;深挖APP功能性,讓高凈值用戶隨時能輕松查詢自己資產的收益情況、精選的在線產品,以及提供獨立分析報告。微信和APP捆綁起來,形成對諾亞線下業務、服務的有利補充。

劉宇現在提及移動互聯網帶來對思維的改變,更多是從產品為中心的意識轉變為以服務為中心的意識。讓他眼下最著急的,恐怕是從互聯網圈招人。“能來的鳳毛麟角。”劉宇感嘆到,從互聯網招人不易,從互聯網金融公司挖人更難。幸運的是,他所領導的電商創新團隊已配備了合適的人員。

因為體制的關系,“緊迫感”這把利刃當然不會馬上掉下來。現在可以看到,央行正在對P2P、網絡支付、小微信貸等互聯網金融的多個維度展開摸底調研,這些信號也在敦促著傳統金融機構加快轉型,只是要向產品、服務、運營、人才全面過渡還需要過程。

記賬軟件低調涉水理財服務

互聯網金融渠道最天然的玩家,除了傳統垂直類金融門戶、淘寶理財頻道外,最新加入的,還有理財類APP之類輕量級小角色。

今年6月初,記賬理財類APP挖財,嘗試性在挖財社區論壇里預熱即將上線的一款P2P理財產品。每天只要論壇里的前300名用戶回復,就能獲得這款理財產品的邀請碼,憑邀請碼,用戶就能買到12%年化收益,100%全保底的,且隨時可贖回的理財產品能。邀請碼發了兩天,共發了三輪,很快就被搶光了。

用戶有這樣的熱度,是挖財聯合創始人全云峰未曾預料到的。原本只是與合作方試水的推薦產品服務,一下子變成真正的購買市場。待這款產品7月正式上線時,幾個數字讓全云峰驚呆了。

“幾乎是不到10分鐘就搶光了!每天!”全云峰向騰訊科技出示的一組后臺數據顯示:產品上線后,最高峰期時期每天超過200人認購,低峰期每天也有50多人認購。

用戶需求驅動的創新,讓挖財意識到:APP作為理財產品銷售渠道有著先天優勢。整個7月,挖財陸陸續續收到一些傳統金融機構合作的需求,而從3月初就開始規劃的基金服務,也在兩周前正式上線了。挖財APP上的5只基金產品,相對于7月初的P2P理財產品,用戶瘋狂的認購熱情在基金上沒有延續,用戶對傳統基金理財產品熱情降溫不少。

究其原因,全云峰認為是引入合作伙伴時,沒有考慮周全。“認購基金產品的手續比較繁瑣,包括對接的銀行入口太多、用戶身份認證環節比較多,僅在這一點上,就會打消一些用戶的熱情。要在APP上實現完美,都需要過程。目前已經跟合作伙伴提出去優化了。”

談到這里,市場的質疑聲不絕于耳:這類APP連基金銷售資質都沒有,這么操作算違規啊。騰訊科技了解到,挖財和支付寶一樣,打了政策的擦邊球:挖財并沒有建立基金清算、風控等后臺系統,也沒有充當基金投資顧問推介的角色。僅是在自己的APP里推廣了一把基金理財產品。從技術角度來說,只是把基金公司官網的端口嵌入自己的API,充當了橋梁嫁接的角色。在合作模式上,挖財則收取一定的推廣費用。

“我們既沒有去論壇大肆宣揚基金服務,也很少推送理財產品上線的信息。盡管合作伙伴希望靠我們去沖銷量。”全云峰認為,理財產品的風險和收益,不同用戶的認知會不一樣,如果做硬推送,這是對用戶的不負責。他希望還是把選擇權、購買權交給用戶自己比較穩妥。

與挖財有同樣想法的,還有卡牛。這款通過短信、電子郵件來解析用戶信用卡消費的APP,正醞釀與銀行信用卡中心合作,今后為用戶實現選卡、購卡的服務。“很多銀行找到卡牛,但卡牛不想把客戶端的重點放在選卡、推卡上,這個功能也不急于推出來。”卡牛負責運營事務的副總裁焦義剛告訴騰訊科技。

焦義剛重申卡牛用戶的痛點:信息對賬、消費控制與還款。“現在我們的產品重點,是在用戶教育階段,很多用戶控制不了消費沖動,也管不好自己的錢。只有少部分用戶的目的是明確的:聰明地獲取積分,穩健、快速地還款。”

為了滿足沖動型用戶和理智型用戶,卡牛現在對用戶的教育工作是第一位,其次才是選卡、購卡的服務。但焦義剛并沒有否認,與銀行合推信用卡的商業模式:“第三方網站與銀行聯合發卡,來取得傭金,這在互聯網時代發展已非常成熟。”

一位第三方基金公司資深理財顧問則認為,如果在去年說金融脫媒還是紙上談兵的話,現在則有可能短期內實現這一蛻變。“基金近年來受市場低迷影響,銷量上增長乏力,即使是通過互聯網或APP渠道增加銷售途徑,意義也不是很大。”

而回歸互聯網叢林法則,要么快跑,不被巨頭追上;要么適者生存,與巨頭在“開放生態平臺”共舞。

卡牛營銷副總裁焦義剛向騰訊科技談到:“我們會盡可能地加快速度往前跑。”挖財聯合創始人則談到,現在是互聯網金融的春秋時期,巨頭不能什么都做,他們還有機會勝出。有利網CEO劉雁南則對與巨頭合作流露主動態度,他認為P2P是一個很復雜的行業,涉及到線上線下各個方面。與生態鏈上的企業共融,是趨勢。

可以看到,互聯網公司則通過在用戶體驗、產品設計開發、運營服務及生態體系的優勢,逐步向傳統金融業滲透。或許這個滲透過程會很漫長,但卻是中國商業數字化又一力證。返回騰訊網首頁>>

文章來源:騰訊科技 編輯:
Tags:
最新版双面盘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