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站點導航 | 千客雜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論文 > 法學論文 > 淺析勞動爭議仲裁制度中存在的問題

淺析勞動爭議仲裁制度中存在的問題

2015-02-15 21:55:43 人點擊
導讀:隨著我國經濟結構調整步伐的加快以及勞動用工制度改革的深化,勞動爭議案件呈現出上升趨勢和新的特點。我國現行勞動爭議仲裁制度并不適應今日形勢之需要,如強制仲裁、仲裁時效模糊,裁、審機構適用法律不統一等缺陷日益突出。因此,對于現行勞動爭議中偏離仲裁本質屬性,與國際勞動爭議仲裁制度脫軌,與世界各國通行做法相去甚遠的某些缺陷,必須加以改革和完善,以適應我國市場經濟體制的建設。

關鍵詞:勞動爭議、仲裁范圍、仲裁前置程序、仲裁時效

前言:勞動爭議是指勞動法律關系當事人關于勞動權利、義務的爭執。我國現行勞動爭議仲裁制度在改革開放初期的確起過重要作用,但市場經濟體制的確立和市場經濟的發展,市場勞動關系的復雜化及勞動爭議案件的日益增多,原有的帶有濃厚計劃經濟色彩的勞動爭議仲裁制度,并不適應今日形勢之需要,如強制仲裁、仲裁時效模糊,裁、審機構適用法律不統一等缺陷日益突出。

一、我國勞動爭議的現狀及特點:

(1)勞動爭議數量大幅度增加,仲裁裁決比重加大。

(2)勞動法律關系日益復雜,勞動爭議更趨復雜化新類型爭議不斷出現。這表現在以下四個方面:一是非公有制企業勞動爭議案件呈上升趨勢。二是事實勞動關系主體間的勞動爭議增多。三是集體勞動爭議大量出現。四是涉外勞動關系主體之間的勞動爭議增多。

(3)勞動爭議處理速度過慢。

二、現行勞動爭議仲裁制度的缺陷

(一)、勞動仲裁人員專業化、職業化程度低、整體素質低。

相比民商事仲裁中仲裁員“必須從從事律師、審判、仲裁工作8年以上,以及具有高級職稱的法律研究、教學等專業人員中選拔”的要求,勞動仲裁人員的資格要求要低得多。它的條件是“具有一定的法律知識、勞動業務知識及分析、解決問題和獨立辦案能力;從事勞動爭議處理工作3年以上或從事與勞動爭議處理工作有關的(勞動、人事、工會法律等)工作5年以上并經專業培訓,具有高中以上文化程度”,這導致勞動仲裁人員整體的法律素養比較低,難于勝任司法性程度很高的仲裁工作。仲裁機構缺乏中立性,人員素質偏低,辦案質量不高一些當事人甚至不指望仲裁能夠解決任何問題,只是把仲裁程序視作一道門檻,只求拿到一份仲裁書,獲得進入訴訟程序的資格。

(二)、勞動仲裁裁決不具有終局效力,缺乏權威性。

現行體制下勞動仲裁在勞動爭議處理過程中實際處于“中間環節”的地位,仲裁要服從審判,這一方面可能使仲裁機構缺乏積極性,只為履行程序而一裁了事,弱化了仲裁程序高效率的功能;另一方面,大量勞動爭議經仲裁后又訴諸法院,沒有發揮仲裁作為一種糾紛解決機制分流爭議案件、緩解法院工作壓力的作用。

(三)、“公平”是所有制度必須遵循的原則,而我國的勞動爭議仲裁制度中并沒有明確的監督機制。

仲裁的監督很大程度上處在一種自我監督的狀態。監督機制的缺乏使發生法律效力的錯誤仲裁得不到改正,一些不公平現象得不到有效及時的解決。這樣一來,不僅影響到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使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得不到保障,而且不能保證辦案質量,影響仲裁的權威性和嚴肅性。

(四)仲裁前置程序弊大于利。“一調一裁兩審”的體制導致勞動爭議處理周期過長,成本高,有違勞動爭議"及時、有效"的處理原則。

仲裁從其概念的本意上看,是指爭議雙方當事人自愿將其爭議提交給第三人(或機構)作出公正的裁決。自愿性是仲裁的核心原則。在勞動爭議中卻實行的強制仲裁的原則。這從法理方面來說是缺乏依據的。由于仲裁強制原則的限制,當事人即使不信任仲裁機構的條件下,也必須接受仲裁,否則就喪失了向法院尋求救濟的權利。這樣的強制性的仲裁,使當事人無法直接行使其意思自治權、直接得到法院的救濟,不僅浪費了當事人時間、人力、財力,對緩解法院的審判壓力也沒有起到良好積極的作用。

“一調一裁二審”程序的體制導致勞動爭議處理周期過長,成本高。《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辦案規則》規定,仲裁庭處理勞動爭議案件,應當從組成仲裁庭之日起60日內結案。案情復雜需要延期的,報仲裁委員會批準后可適當延長,但最長延期不得超過30日,而當事人如果不服仲裁的裁決,可在十五日內起訴。《民事訴訟法》規定,一審程序在6個月內審結,有十五日的上訴期限,二審程序在3個月內審結,兩審程序均有可以延期的規定。使得勞動爭議無法得到及時的解決,增加了當事人的訴訟成本,使勞動者這個弱勢地位的群體的權益得不到切實保障。對勞動者來說制度煩瑣迫使他們放棄了自己合法的權利,這是勞動爭議暗數即勞動者放棄了自己合法權益,不斷增加的原因。

(五)、仲裁受理范圍較窄。仲裁制度很強調對勞動者的保護,但是一些勞動者卻因為仲裁受理范圍的限制而得不到保護。如退休后反聘的勞動者與原單位之間發生的爭議,由于社會保障法還未建立,一些勞動者常由于爭議得不到受理而采取過激行為,引發大規模的上訪、靜坐,影響社會的穩定,給國家和企業造成損失。

(六)、勞動仲裁機構的行政色彩太濃,缺乏獨立性。

勞動仲裁作為一種糾紛解決機制,獨立性是其必要之義。現行體制中,雖然勞動仲裁機構是按三方原則組成依法律授權“獨立行使仲裁權”,但實際上各級勞動仲裁委員會的辦事機構與勞動行政主管部門的相應機構是“一套人馬、兩塊牌子”,行政力量在仲裁機構中占主導地位,加之在中國的特殊國情下,沒有獨立的、非官方的工會,也沒有雇主協會等一類組織,“三方原則”實際難副其實,勞動仲裁機構的行政性色彩非常濃重,司法性不夠,容易受到行政干預。一些地方,政府為投資,在勞資糾紛中往往偏袒資方,忽視對勞動者權益的保護。2001年末在全國開展的為民工追討拖欠工資的運動中,就暴露了以前這一問題的嚴重性。

(七)仲裁時效之法律規定不一致,仲裁時效并未作中止、中斷規定弱化了對勞動者的保護。

《勞動法》第82條將勞動爭議仲裁的時效規定為60日,此外還沒有明確規定時效是否能參照民事訴訟時效制度中有關時效中止、中斷和最長時效的規定。因此現在勞動爭議處理制度中的60日期限就是一個不變的期間,勞動仲裁時效的規定期間短的弊端,影響到相當部分勞動者無法行使訴權,在司法實踐中時效計算,極不利于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

參考文獻:

[1] 侯玲玲、王全興:民事訴訟法適應勞動訴訟的立法建議,《中國勞動》,2001年第6期,P14; [2] 黃進:《仲裁法學》,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7年版。

[3] 王全興:勞動法,法律出版社,1997年版,P4及P59

[4] 李景森、賈俊玲主編:《勞動法學》,北京大學出版社1995年。

作者簡介:張滿紅:女:1996年畢業于鄭州大學法律系   職稱:講師

文章來源:qianke.cc 編輯:千客論文
Tags:

推薦資訊

最新版双面盘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