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點導航 | 千客雜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章 > 愛情文章 > 魚兒不知離別哭

魚兒不知離別哭

2015-06-08 13:20:46 人點擊
導讀:我一直以為,西門慶只有浸在骨子里的色,對于愛情,卻是從不見微芒的,后來,看李瓶兒死時,西門慶放聲痛哭,拉著她的手唱道:比目魚,水中蕩,逍遙自在自成雙,魚兒不知離別哭,人到離時痛斷腸。

 1.jpg

我一直以為,西門慶只有浸在骨子里的色,對于愛情,卻是從不見微芒的,后來,看李瓶兒死時,西門慶放聲痛哭,拉著她的手唱道:比目魚,水中蕩,逍遙自在自成雙,魚兒不知離別哭,人到離時痛斷腸。

險些陪他一起落下淚來,方知再好色的男人,心中始終留有一處,溫柔包容著某一個女人。

又認為有些人是沒有愛情的,像我曾經認識過的一個瘋女人,她頭不梳臉不洗衣不整的,只有手中的一個花布包袱是干凈的。調皮的孩子都想知道她的包袱里放的什么,于是遠遠地用小石頭丟她,用樹枝戳她,反正她跑得慢,又不會被激怒,鬧得太過分時,她只會眼神蒼涼地回頭看看,額前灰白交映的發,凌亂地飄。

長大后,這才知道她的瘋,是因為愛情。那時她已死去。六十年代初,她新婚的丈夫被打為政治犯,送進了西北勞改農場,她打聽到西北氣候寒冷,連夜素手抽針,趕絮冬衣,千里迢迢地趕到農場時,才知道丈夫已經病死。

孟姜女得知丈夫死訊時哭倒了長城,她連哭都不會了,回來后,街上多了一個拎包袱的女人,偶爾,她會停下游蕩的腳步,問問街上的某一個人:他那里冷么?現在是零下多少度了?不知情的,罵她一聲瘋子然后走開,了解她的,替她解下手中的包袱,拉她坐下歇息,然后哄她:已經不冷了,那里已是春暖花開了。

有一次,在山西,一個極冷的冬日,坐在農村的茶館里聽一個老年盲人唱三弦,民間藝人,貌丑,唱了一生的三弦,所唱的曲子多得自己也記不清,到了老年,倔強得只肯唱一支曲子,曲名是一個人名,聽曲多是老年人,吃茶吸煙袋,聽到動情時,有老者會抹一把滄桑的淚,并不避人,年紀都一大把了,掉個老淚,有什么丟人的。

曲散,養子攙扶著老藝人,踩著薄雪蹣跚而去,茶客中,有人說:放不下了,一輩子放不下了,到死也放不下。

他口中唱的那個苦命的女人,就是他年輕時愛著的女人,女的家里嫌貧愛富,更何況他是個唱曲的,家里給女的說了一門親,大得可以當爹的年紀了,家里有良田萬頃,出嫁前一夜,女的跳了黃河,之后他也跳了黃河,冰凌割破了他原來清秀的臉,卻被人救起,撿回一命,他又在一夜間哭瞎了眼睛,摸索著,深夜獨自一人坐在黃河灘頭唱三弦。

曾以為驚濤駭浪的愛情,只屬于年輕時,青春薄去,愛情只能微見漣漪了。其實不是。再卑微的生命,愛情都是一樣不平凡的,只是猶如魚兒在水,你認為它是不流淚的,而它怎么能不流淚?

文章來源:千客網 編輯:橋影
Tags:
最新版双面盘平台